当前位置:首页>> 党员干部晒家风 >>“大锅饭”的味道

“大锅饭”的味道
发布时间:2017-8-10      稿件来源:  信息作者:admin  

女儿吃饭老爱掉米粒、剩饭根,已上初一了这个毛病还是改不掉。前天吃晚饭时,我的筷子未夹住,一块红烧土豆掉在了饭桌上,我连忙夹起来送进嘴里。女儿看见,瞪着眼睛对她妈妈说:“你看俺爸,也不嫌脏!”

我望着女儿生气的样子,就问她:“你听说过‘大锅饭’吗?”女儿反问道:“啥叫‘大锅饭’呀?好吃不?俺妈会做不?”我对女儿说:“‘大锅饭’非常好吃,香得很,您妈妈也吃过。”于是,我就借机开始给女儿讲述我们那个年代“大锅饭”的故事。

我七岁的时候,在老家上小学二年级,学校不算远,就在老家的东南角。那时还是“生产队”,割麦的时候,我父亲、母亲和大姐、二姐都要下地割麦挣工分。

记得有一次,由于担心下雨,生产队要赶进度,中午社员们都不回家吃饭,全部在生产队吃饭——一起吃“大锅饭”。所谓“大锅饭”,就是在地头生火做饭,用两个很大的黑铁锅支撑起来煮菜,再按照每家参加割麦的人数分馍分菜。当时的生活条件可不像现在这么好,馍是用棒子面、红芋干子面和很少的白面掺在一起做的,吃起来干干的、硬硬的,着实难以下咽。

“啥是棒子面和红芋干子面?”女儿疑惑的追问道。

“棒子面就是玉米面,红芋干子面就是把红薯切成片晒干后磨成的面,这两种面都不好吃。大人们故意将馒头做成像牛的蹄子、老虎身上的花纹一样好看,就是为了哄小孩吃。”我给女儿解释说。

一天中午,我到地里去吃饭,我们一家人围坐在地头的树荫下,当天的“大锅饭”是花椒盐水煮土豆,就是水里放点盐放点花椒煮土豆。那天吃的土豆肯定是生产队卖不出去的,个都不太大,有的用刀切成半个,有的干脆是整个放在锅里面,大多数都带着皮,菜汤里漂着星星点点的猪油花。即便我父亲是队长,那碗里也挑不出一丁点猪肉来。不过,当时对饿得饥肠辘辘的我来说,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了,“大锅饭”吃起来真的非常解馋。我大口大口地吃着,却看到旁边的父母只啃馒头不吃菜,就在一碗菜快要被我吃完的时候,筷子没夹住,一不小心一块土豆掉在了地上,我连忙再从碗里夹起一块送到嘴里,这时忽然看到父亲从地上夹起那块土豆,在凉水里涮了涮,自己吃了……

听着听着,妻子的眼圈红了,女儿低头不语,我想她们也在品味着“大锅饭”的味道吧。

县国税局 蔡敬崇

 
Copyright (C) 2001-2014   投稿信箱:pxxwbs@126.com
版权所有:沛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    备案号:苏ICP备17029759号